内容为王 影视行业重回正轨

来源:中国证券报 2019/10/10 08:54:18

过去一年里,影视行业及相关上市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影视寒冬”的说法被频频提起。市值曾超400亿元的印纪传媒如今面临面值退市窘境;华谊兄弟市值从一年前的300多亿元缩水到120多亿元,董事长王忠军不得不“卖画求生”;光线传媒上半年净利同比下降95%,阿里创投在九月初也抛出减持计划。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影视行业已经告别高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时期。回归内容成为行业共识,这一逻辑不断获得验证。暑期上映的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达到49.01亿元,位列中国影史票房总榜第二,近期三部主旋律大片也缔造了史上最强国庆档。



资金涌入


从2008年开始,我国影视产业经历了“黄金十年”。“政策一严,就出现所谓的寒冬,说明了影视产业以前是有泡沫的。”中国传媒大学赵雪波教授表示,“这种泡沫不仅是影视产业自己的泡沫,其实也是资本市场的泡沫。”


影视产业发展在2014年至2016年间达到阶段高点。2014年中国电影票房收入增长显著,同比增长36.15%,当年新增银幕5297块,日均增长15块银幕。2015年票房达440.69亿元,同比增长48.7%,新增银幕8035块,日均增长约22块银幕。突破400亿元票房后,2016年的票房增速迅速回落,同比增长3.73%,达457.12亿元。


资本逐利在影视行业得到淋漓体现。“养猪的、做乳制品的、开餐馆的、做金属管材的、卖五金的、放烟花的企业有什么共同点?答案:都变成了影视公司。”2014年4月,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在微博上如此调侃。2014年,A股影视公司疯狂并购。3月,湘鄂情收购了中视精彩和笛女影视;中南重工收购了大唐辉煌;5月,皇氏乳业收购了御嘉影视。其中最大的一笔交易是申科股份以25.22亿元收购了海润影视100%的股份。根据中银国际研报,2015年影视行业并购达到507.78亿元,其中北京文化完成对浙江星河、世纪伙伴的收购,形成影视剧全产业链布局。


大公国际曾指出,影视行业这种高溢价、高业绩承诺的并购,特别是跨界并购,多数无法真实改善企业的发展状况,实际成长性无法支撑其高估值,一旦泡沫破灭对企业未来盈利能力及信用水平将产生较大影响。


影视行业也兴起了资本市场的游戏,“对赌协议”摇身一变成为了“保底发行”。北京文化可以说是“保底发行”的开创者,曾参与《心花怒放》《我不是潘金莲》《战狼2》等多部电影的保底发行,其中《战狼2》更是大获全胜。但北京文化如今更注重投资制作,计划明年开始陆续上映的《封神三部曲》,总投资达到30亿元。


“如果没有资本关注的话,我相信这个行业不会到今天这个状态。”太合娱乐副总裁邱洪涛表示。


当资本渐渐退潮,“幸存”的市场从业者开始抱团取暖。2018年春节档五部影片中,出品公司有近100家。今年的《流浪地球》投资方一共有九家公司,联合出品方达到23家。业内人士表示,这种多方参与的方式一方面表明了出品方对影片的看好,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目前影视行业分散风险的趋势。


清华大学尹鸿教授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影视行业不是用资本就能催生出优质的产品,它更需要有实力的公司和一群真正有创作能力的影视创作人员。不可否认的是,资本涌入让影视产业在这几年得到高速发展,从百亿规模迅速催生到600亿元规模。


回归理性


今年国庆档累计电影票房突破43.84亿元,比去年的19.08亿元增幅达130%。然而2019年上半年,我国电影总票房311.1亿元,同比下降2.7%,观影人次8.08亿,同比下滑10.3%,电影票房和观影人次首次出现双降。业内人士表示,上半年票房和观影人次的下降主要是由于优质内容比较少,观众的观影热情不高。


2019年半年报显示多家影视公司业绩不佳。华策影视上半年营业总收入为9.2亿元,同比下降57.70%,净亏损5826.45万元,上年同期为2.89亿元;唐德影视实现营业收入2.2亿元,同比下降55.95%,净亏损7698万元,上年同期为9011.54万元;欢瑞世纪实现营业收入1.09亿元,同比下降57.28%,净利润为1824.92万元,同比下降62.91%;慈文传媒实现净利润8499.26万元,同比下降55.98%。


中银国际表示,2018年以来部分公司的相关剧目延期或未能取得发行许可证,进而导致的营收不及预期、回款放慢以及坏账损失增加,这仍然是影响2019年影视上市公司业绩的重要因素,影视行业当前仍然在经历调整期,影视板块整体业绩的边际改善仍然需要等待。


其实,从2018年开始,许多人就认为影视产业已经进入“寒冬期”。但许多业内人士并不赞成“寒冬期”这个说法,他们认为这是影视产业在经历了前几年的高速发展后回归理性。王忠军认为,影视行业经历过高速发展之后,需要一个加强规范管理的过程,这是行业未来获得更长久健康发展的必经之路。


“当前的各种困难确实是对影视市场的一场大考验和大洗牌,行业降温也在帮助这个产业去泡沫,让市场恢复理性。”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冷却期”并不一定是坏事,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反而是脱颖而出的机遇期。


根据广电总局数据,从2013年开始中国影片备案数不断增加,至2016年增长至3811部,2017年开始回落,2018年大幅下降至3138部。在电视剧上,2018年开始,电视节目制作投资额趋于平稳,2018年全国电视节目制作投资额达427.24亿元,与2017年基本持平。其中,电视剧国内投资额242.85亿元,电视剧国内销售额260.95亿元,与2017年基本持平。截至今年8月底,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剧目共573部,同比减少了28.1%。实际上,电视剧制作公司的数量在今年也骤减,根据国家广电总局通告显示,2019年至2021年度全国获得《电视剧制作许可证(甲种)》的机构共73家,较上一年减少40家。


影视制作的前期投入巨大,在当前的这场大浪淘沙中,吃亏的不免是规模较小的影视公司。华泰证券认为,随着监管的长期引导和完善,行业政策预期进一步明确,在行业调整周期,很多中小企业因为生存基础较薄弱,抗风险能力差无奈退出市场。相比小公司,大公司更有能力聚集资金、人才等重要资源,行业集中度将得到提升。


一位影视领军公司的中层人员坦言,行业制作水涨船高,小公司以小博大的机会将变得渺茫,未来的市场话语权取决于资本雄厚的大公司。


内容为王


当浮华褪去,归于理性的影视产业的出路在何方?


华谊兄弟副董事长王忠磊的答案是做好内容。“只有水浅了,才会暴露出问题。现在水浅了,可以更加专注地把资本投给认真做内容、对内容有见解的企业。”


影视产业并不单纯是资本的游戏,而是需要内容和艺术创作的行业。今年暑期档投资将近4亿元的《上海堡垒》票房只有1.2亿元。尹鸿认为,电影有自身规律,流量明星与IP没有所谓的对错,主要还是看作品是不是符合艺术规律,是不是一个好作品,这是核心。


回归内容的逻辑正在兑现。今年春节档开创科幻片纪元的《流浪地球》以46.55亿元成为中国影史票房第三位的影片。暑期上映的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达到49.01亿元,位列中国影史票房总榜第二。而近期,三部主旋律大片缔造了史上最强国庆档。


中航证券指出,从2019年已经上映和未上映的影片中可以看出,流量明星尽数退场,实力派演员成为各大出品方青睐的阵容主体,电影公司对艺人偏向的集体转化直接反映出当下市场的理性回归,口碑的“自来水效应”成为传播的最大利器。


业内人士表示,过于追逐流量是对市场的一种伤害,这种模式的失败说明影视行业应回归本源,讲好故事才是核心。经过所谓的“寒冬”之后,影视行业发展会越来越健康,市场会愈发鼓励好内容,好内容得到反馈后又会促进所有从业者用心去创作。


除内容创作外,技术或者渠道的革新也会给影视产业带来新的动力。光线传媒表示,随着5G、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进步和手机等终端设备的革新,内容产品的媒介形式将发生较重大变化,市场有望呈现多种崭新的应用场景,从而促进内容需求端迎来蓬勃生机,为内容作品的生产提供良好的环境,形成良性循环。


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我国影视产业未来还有很大的潜力。艾媒咨询预测2023年我国票房将突破1000亿元,在全球范围内的电影行业处于领先地位。阿里影业曾表示将进一步撬动一个超过2000亿元的泛电影市场,将单一的票房业务收入拓展为多元化的收入。


邱洪涛指出,互联网视频平台、IPTV等的兴起让影视行业的渠道更加多元,“只要源源不断有优质内容出现,就远远还没有到谈论天花板的时候。”


“我们还是要对这个行业有信心,这几年国家大力倡导发展这种文化产业,这个方向不会改变。”赵雪波说。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推荐新闻

扫描下面二维码
下载“益盟操盘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