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逻辑支持沪指更上一层楼 难得的交易窗口已来临

2017/02/20 09:26:16

影响股市的因素纷繁复杂,要想正确判断趋势,分析股市大方向,就一定要抓住影响股市最核心的因素,摒弃各种杂音,不忘初心。回到影响股价最本质的公式P=EPS*PE,即股价=每股盈利*市盈率,真正决定股价其实就是两项:业绩和市盈率。换而言之,股价如果要上涨,要么业绩驱动,要么市盈率驱动,市盈率高低变动其实就被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所左右。


2014年以来的股市涨跌其实和业绩关联度并不高。2016年5月人民日报“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经济时,已经做过明确判断:“我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形,更不可能是V形,而是L形的走势。这个L形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这是官方的权威判断。同时,也符合大众对中国经济的预期。中国经济砥砺前行,上市公司业绩在未来一两年里面突然大幅度提升难度自然很大,在短期通过业绩驱动整个A股市场展开趋势性大行情则不现实,业绩驱动顶多只能推动部分行业或者优质个股展开趋势性的行情。


既然业绩驱动不是影响市场方向最核心因素,那么,影响当前股市方向就只剩投资者的风险偏好了。要正确判断当前股市方向就必须分析市场的风险偏好,而当前决定风险偏好的核心因素其实只有国企改革和一带一路。这符合当前中国最大的战略趋势:对内进行国企改革,对外推行一带一路。当这两大战略推进速度超出市场预期时,市场情绪高涨,股指上涨明显;当推进速度低于市场预期时,市场情绪低落,股指回调明显;当推进速度符合市场预期时,即市场对改革没有预期时,整个市场则失去方向。以上三种情况正符合2014年至2016年10月中的三个时间段。


当前政治周期背景下,地方政府贯彻中央意志的驱动力更强,更加有利于政令畅通,并推进改革,国企改革将以混改作为突破口,在重点难点问题上实现突破,国企改革进入以混改为突破口的2.0阶段。


改革驱动提升市场整体估值水平,市场选择向上的方向确立了,但上涨或者下跌的速度,以及横盘震荡的宽度,则由其它非核心因素,如利率、国际因素、杠杆资金等因素影响,这些非核心因素尽管不能决定市场方向,但在短期确能左右涨跌。


在两大影响股市方向的核心因素持续发力之际,震荡向上仍然是主旋律。但是所谓震荡向上,向上是方向,震荡是方式。在当前的国际环境和国内的经济条件下,期望指数大干快上是不现实的,也是危险的。很多投资者当股指一涨就信心满满,那是冒进主义;相反,有的投资者在股指一跌就信心丧失殆尽,那是投降主义,也是不行的。在震荡中枢不断上移的结构性行情中,我们要做到市场低迷时不悲观,市场亢奋时不乐观。


沪指反弹至3200点,市场分歧渐起。基于当前央行对于去杠杆的态度,市场曾普遍预期流动性收紧趋势将进一步延续,上周公布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生产者物价指数(PPI)等数据以及美联储主席耶伦的讲话也强化了这一预期。然而,从现实情况看,由于高基数原因,预计进入今年二季度之前,国内CPI同比将大概率无法维持在当前高位,或可能出现明显回落,从而有效改善进一步紧缩的担忧,令利率上行的节奏得到控制,而美联储在3月份就选择加息也存在诸多障碍。短期紧缩的节奏仍具有不确定性,持续收缩预期将获得边际改善。从流动性角度看,金融市场获得了难得的交易窗口期。


再从全A指数2000年以来的历史数据观察,“两会”之前30日布局取得正收益的概率最为显著;随着“两会”临近,取得正收益的概率逐步下降,“两会”期间取得正收益的概率最低;“两会”结束后,取得正收益概率有所回升。出现这种规律主要是因为春节过后,流动性形成再分配,基本面遇上经济数据真空期,加上“两会”前政策环境相对友好,造成“两会”前夕投资者对政策预期提前发酵并布局带来自我预期实现。


在这难得的交易窗口来临之际,投资者应该顺应大趋势、大逻辑把握住国企改革和“一带一路”投资机会,国企改革里有各种改革包括供给侧改革,突破口在混改;“一带一路”包括建筑、建材、港口、高速等等。


扫描下面二维码
下载“益盟操盘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