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鸟:多元化转型遭疑:净利低迷颓势难改 收购频受阻

2017/11/03 11:17:40

    近日,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公布了其2017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数据显示,该公司2017年三季报净利润为1.48亿,同比下降16.95%。

    而在2017年上半年年报中,该公司的上半年净利润较上年同期相比下滑17.22%,由此可见,这家公司净利持续低迷的情况并没能够得到根本改善,令它连续数年来以跨行业、多元化扩张为主要方式的转型策略备受市场质疑。

    三年斥资50亿近来收购屡屡受阻

    2015年1月,贵人鸟2.4亿元人民币曲线入股虎扑体育,当年7月双方联合景林投资成立体育产业基金慧动域、动域资本,总规模20亿元,首期10亿元;

    2015年7月,贵人鸟集团通过子公司2000万欧元投资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TheBestOfYouSports,S.A。持有其30.77%的股权;

    2016年6月,贵人鸟以3.83亿元控股体育用品零售商湖北杰之行,持股50.01%;

    2016年8月,贵人鸟出资3.825亿元收购厦门名鞋库51%的股权;

    2016年12月,贵人鸟再次尝试进入体育保险领域,拟与新疆广汇实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红豆集团等7家公司共同发起设立安康保险。其中,贵人鸟拟出资2.6亿元,占安康保险股本总额的13%。

    2017年3月,贵人鸟拟27亿收购威康健身100%股权,但9月初该交易以失败告终……

    从上面这张时间表我们就能够看出,近三年来,贵人鸟转型的路径一直很宽,在主营业务不佳的情况下,意图跨界到更多处于增长路径中的产业链条中去。

    单就行业上来看,贵人鸟所涉足收购的行业企业十分五花八门,除了体育行业全产业链之外,还涉及竞彩、付费阅读APP、专业足球装备零售商、运动健身科技应用、电竞主播及职业战队经纪、女性运动服饰品牌等多个领域,涉及金额近50亿元。

    三年中如此的并购规模之大、涉及行业之多,令贵人鸟在一众转型升级的鞋服行业中显得非常醒目,这两年里,更是被业内人士戏称为“欲望鸟”、“九头鸟”。但这只“欲望鸟”的运气,却似乎没有预想中那么好。

    在业内人士认为的转型“关键年”2017年里,贵人鸟的多项转型“大手笔”交易,都以失败告终。

    今年1月时,贵人鸟宣布拟注销其成立8个月的子公司享安保险。对于注销享安保险的原因,贵人鸟方面表示由于其属外商控股型企业,且占享安保险股权比例较高,不符合外资企业在境内参股保险业务公司的要求。为降低运营成本,公司决定拟注销享安保险。

    今年3月,贵人鸟提出将公司更名为“全能体育股份有限公司”,被认为是贵人鸟全力向体育产业转型的总号角。但在发布更名公告一天后,“全能体育”便在董事会全票否决中偃旗息鼓,成为了乌龙事件。

    9月5日,贵人鸟对外宣布,该公司筹划收购“威尔士健身”母公司威康健身的重大资产重组计划终止。原因是“本次重组交易双方在交易对价和支付方式等关键条款上无法达成一致。”,简单来说就是收购价格没谈拢。这个被称为2017年中国体育产业天价交易的收购事项,最终也以失败告终。

    但似乎这些挫折,都并未能影响这家“贪吃蛇”公司收并购的路径,就在刚刚过去的10月,贵人鸟发布的最新公告显示,这家公司目前正出资2000万美元,拟购买知名网球品牌PRINCE在中国及韩国拥有的商标资产所有权。

    而针对这家公司最近的动向,以及贵人鸟未来的发展策略会否出现转变等问题,记者联系到了贵人鸟董秘办,向其董事长林天福提出采访意愿。但截至发稿前,记者并未得到来自于贵人鸟方面的任何回复。

    多元化并购为主主营业务不断萎缩

    这几年,零售行业整体遇冷,作为其上游产业的鞋服行业企业的日子同样不好过:高库存、关店潮、跑路转型等一系列行业问题时常出现,增长压力非常巨大。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不少早年里在业内享有盛名的鞋服企业,都改变了前20多年里面“OEM起家-转做内销-签代言人砸广告建品牌-门店扩张-上市”这一传统的粗放生长模式,转而思考如何创新自己的发展路径。而对于上市鞋服企业来讲,并购就成为了它们的一个上佳选择。

    在尚未完成的2017年内,与贵人鸟同属“晋江系”的七匹狼、安踏也先后发起过几次令业内乃至世界都瞩目的大规模收购——七匹狼3.204亿元投资国际设计师品牌KarlLagerfeld中国运营实体后,又欲收购估值为6亿欧元的瑞士奢侈品牌Bally;安踏则被传正以6000万港元收购香港中高端童装品牌KINGKOW,将战略版图扩展到童装领域。

    转型中的鞋服企业如此热衷并购其他品牌,早就有行业专家分析过原因,并购实际上能为上市鞋服企业带来两大红利:其一,并购能够通过管理上的重新组合、财务上的优化运作,令企业的市场价值得以提升;第二,并购企业往往也是本行业或是其他行业中的领先者,通过并购能够令企业完善自我的生态链条,令这些公司的其他相关业务发展得更快、更顺畅。安踏与七匹狼的这几起收购,如果归因的话都属于如上两种情况,整体来看并没有偏离服装、时尚行业,形成了一服装集团包含多品牌同步发展的局面,仍属于同业并购的范畴。

    与这两家相比,贵人鸟的并购路径则要宽广得多。主要呈现的是跨领域多元化的发展模式:

    将目光放在健身、彩票、保险等这些与主业“八竿子打不着”的行业当中,寻求业绩增长的新引擎。

    但这种模式无疑会挤压该公司主营业务的体量。数据显示,贵人鸟2017年上半年的营收上涨55%,主要依靠近年来的资本收购,而其贵人鸟品牌的业务,在2017年上半年仅实现收入85317.44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6.20%。目前,贵人鸟品牌仍处于“关门闭店”的进程中。上半年贵人鸟关闭零售终端326家,贵人鸟加盟代理总店数量为3997家,数量已是近三年来新低。

    鞋服品牌应回归初心

    同为“晋江系”的鞋服企业,贵人鸟为什么不像安踏、七匹狼一样聚焦同业,而是选择多样并购道路?

    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分析认为,贵人鸟过去一段时间的选择是无可奈何之举,原因或主要包含内外两方面因素:内因方面,贵人鸟与安踏、七匹狼等企业相比,主业的盘子明显不够,定位本就略显尴尬。短期内,只能选择以领域的扩张,换取与其他品牌同等的成长机会;外因方面,近几年零售行业整体不振,市场对于鞋服行业的信心低迷,需要依靠收购来提升企业价值,从而换取企业更为宽裕的发展空间与资金。

    但他同时也认为,贵人鸟将并购触角如此外延,体现出了战略方向的摇摆不定,从而错失了这两年里面因消费升级所带给二、三线体育鞋服品牌的极大的发展机会。

    近年来,随着民众生活水平的提升,国内健身和体育消费升级成为趋势,体育产业成为新风口。根据国务院2014年10月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目前,全国体育产业产值年均增速保持在20%以上,到2025年,国内体育产业规模总值将达5万亿元。毫无疑问,当下的体育产业,正处在一个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是一块无可争议的“馅饼”。

    在程伟雄看来,在这样极大的市场机会面前,鞋服企业更应该聚焦主业,而不是在主业没做好的情况下,盲目撒网跨界。回归主业,也不只是简单地回归制造业,而是依据消费升级的市场与“新零售”的生态,回归初心,精细布局,令鞋服行业产生嬗变。

    具象上来讲,就是要通过科技手段,实现PC端、移动端、实体端的端端对接,彻底解决消费者体验舒适切入品牌、产品、价格、服务等多极,真正达到全渠道的零售体验模式。而在做垂直与深度的同时,再下沉覆盖更为低级的市场,深耕长尾需求,或许才是鞋服企业真正的发展正道。

    “不过,新生态下的发展模式对运营效率、企业机器效能提升的要求都较高,转型的过程太辛苦了,不如抄近路兼并更便捷,所以现在大多数的上市鞋服企业还是选择了并购这条路。”程伟雄感叹称:“所以我们经常说,做好主业,当下国内品牌必须要回归初心,这不是一句空喊的口号,而是服装行业在转型关键期里面的必要修炼。”


扫描下面二维码
下载“益盟操盘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