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生态:资金链告急高管落井下石 实控人带头拆台

2018/04/12 20:12:33

    证监会调查尚未结束,银行贷款接连逾期,美丽生态已经纸里包不住火。

    对于美丽生态的投资者来说,没有消息也许就是好消息。3月底以来,公司的“利空”公告如同前两日“北京的雪花”纷纷砸向投资者。

    最新的一条是,在拖了10天后,美丽生态“不得不”公告,在兴业银行的一笔1亿元贷款已经逾期,与之相伴的还有子公司八达园林的逾期贷款累计3500万元。不过对于目前公司的资金紧张情况,其工作人员声称要到年报披露时才能知道。

    对于此次逾期,美丽生态表示,目前正在积极与债权银行协商妥善解决的方案,并积极筹措资金,尽快妥善处理逾期贷款事宜。公司贷款逾期对公司的信用状况和公司的经营管理会造成不利影响。

    告急的现金流

    美丽生态“钱紧”其实早有征兆,在今年年初公布的业绩预告中透露,公司因证监会立案调查尚未结案,公司通过银行等金融机构融资受到一定限制,部分银行额度存在缩减。而与之相伴的则是,公司预计2017年度亏损1.2亿元至1.37亿元,下降幅度为-443.56%--400.92%。要知道在其三季报中,公司还有超千万的净利润。

    作为园林建设类企业,大多面临着回款不及时的情况,现金流压力较大,如果融资不顺畅无疑是“雪上加霜”。富凯财经翻阅其连续三年的年报显示,公司现金流量表可以一塌糊涂。自2014年至2016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金额均为负数,分别是-1.2亿元、-3.88亿元、-0.81亿元。对于连年经营性现金流为负,有分析称,这不仅是回款不及时造成,恐怕公司对成本的控制出了问题。

    有媒体曾对同类企业现金流进行过对比,如东方园林的回款周期约为2-3年,而农尚环境现金流多为正数。对此深交所此前称发函问询公司连续现金流净额为负数,且与净利润差异达到-50%以上。不过在其回函中却对此问题避而不谈,不得不让人怀疑其现金流确实存在严重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还透露,去年1季度要子公司八达园林私募债券到期本金利息合计2.5亿元,上述借款到期偿还后公司未能通过其他方式补充资金;受政府严控债务规模的影响,公司承接的醴泉泥河PPP项目贷款迟迟无法落实到位,项目进展缓慢,公司注入项目公司的资本金3465万元未能实现预期目标。

    高管纷纷离职

    伴随着业绩危机出现,美丽生态高管动荡越来越猛烈。率先拉开大幕的是实际控制人、公司总经理郑方,早在2月2日郑方辞去总经理一职,随后在3月底公告披露其辞去董事职务。接下里,公司副总经理以及全资子公司江苏八达园林总经理王云杰辞去上述职务。6天后,公司公告称董事、副董事长蒋斌辞职,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一众高管离职或许与控股股东内讧有着直接关系。公告显示,早在2013年7月,嘉诚中泰和中建投协议约定将合计50.98%的五岳乾坤股权转让给盛世泰富,但嘉诚中泰和中建投收到全部股权转让款后,却未按约定协助盛世泰富履行工商变更登记手续。现据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确认盛世泰富为公司控股股东五岳乾坤的股东,持有其50.98%股权。五岳乾坤的第一大股东将变更为盛世泰富。公司控股股东仍为五岳乾坤,实控人由郑方变更为蒋文。

    虽然裁决已下,但是郑方同蒋文的斗争并未结束,五岳乾坤也仍处在混乱之中。据人民法院网公告显示,重庆拓洋投资向法院申请对五岳乾坤实施破产清算,法院将于4月18日就该申请召开听证。

    虽然公司董事长贾明辉目前职位未发生任何变动,但其却是官司缠身。据富凯财经了解,贾明辉被宁波一法院审查裁定限制出境,并扣留其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或其他有效出入境证件。美丽生态搬出了同伊利董事长潘刚同样的理由,因身体原因在香港家中养病,公司能与之保持正常沟通,能继续主持公司相关工作。

    未来挑战更大

    从近年的公告发现,美丽生态业务形式多以PPP为主。不过美丽生态曾表示,开工项目不足正在困扰着公司发展。

    根据去年11月财政部下发的《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下称“92号文”)要求,各省应于今年3月31日完成本地区PPP项目清库工作。由此带来了很大的政策不确定性,如新疆地区正在施工的至少五个PPP项目就采取了暂时停工的措施。

    有分析人士称,此举对于上市公司来说短期或是利空,如果赶上一些紧缩的领域长期来看也要困难一些。而对于美丽生态来说远不仅如此,因为园林施工行业是资金推动型行业,业绩的增长离不开资金的支持,此番融资渠道受阻可谓是釜底抽薪。

推荐新闻

扫描下面二维码
下载“益盟操盘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