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工人不乐意了!自家钢铁这么好 为啥还进口中国的?

2018/01/12 14:36:31

    大到机械设备、汽车、家电,小到零部件、卫浴,厨具、钢笔,以精致专业著称的"德国 制造"目前是全球质量的标杆。

    现代工业中,石油是血液、钢铁 是骨骼。要做出质量上乘的产品,离不开顶级的原材料--钢铁。

    自家的钢铁这么好,为什么还要进口 中国 的钢铁?因为这件事,德国的工会吵了起来。

    德工会不满莱茵河桥使用中国钢铁

    1月11日,环球时报援引德国《西德意志汇报》报道称,德国 北威州 计划在莱茵河上新建一座大桥,建桥的钢铁将从中国进口。德国最大的工会组织"五金工会"负责人深表不满,称用中国钢铁建造莱茵河桥是个"笑话"。

    报道称,这座新大桥将建在北威州城市勒沃库森附近的莱茵河上,预计2020年竣工。去年12月,在招标会上,来自奥地利的珀尔公司以7.4亿欧元中标。这座桥需要3.2万吨 钢材,至少2/3将来自中国。

    事实上,欧盟一再谴责中国倾销钢铁产品,并对一些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例如,在2017年8月,欧盟委员会就决定对中国钢铁产品征收17.2%至28.5%的临时 反倾销税,征收期限为6个月。

    但根据欧盟法律,珀尔公司完全符合欧洲的公共采购规则,并已取得德国联邦行政法院批准。

    对此,德国"五金工会"北威州分部的负责人齐斯勒尔非常不满。他指出,北威州可以说是"欧洲的钢铁中心",但州政府却从中国进口大量钢材,"这简直是个笑话,没人明白为什么德国要从中国进口钢材。"

    他还声称,中国钢材质量不如"德国制造"。德国钢铁公司的利益组织"钢结构建筑论坛"也批评州政府使用质量不佳的中国钢材。

    但《西德意志汇报》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用"德国制造"建成的旧桥一直被认为是德国西部基础设施崩溃的象征。多年来,载重超过3.5吨的卡车不能通行,还有大桥部件脱落。

    对此,北威州交通部长伍斯特再三强调,会特别注意中国产品的质量,力保只有同等质量的中国钢材才会放在莱茵河的新桥上。中国企业的代表正在严格审查钢材的质量问题。过去,该州已使用过来自意大利和俄罗斯的钢材建造大桥。

    中国作出巨大努力和牺牲

    据环球时报报道,2016年4月11日,德国约一半(约4.5万名)的钢铁工人参与了一场罢工,要求政府切实应对中国廉价钢材冲击,保护就业机会。同日,印度钢铁巨头塔塔集团宣布出售在英法的部分业务,"我们不要像英国人那样(失业)"成了德国钢铁工人最大的心理诉求。

    实际上,德国的钢铁虽然质量上乘,但在全球一直没有竞争力,这是和德国的能源价格分不开的。而且,德国对环境的要求比较高,钢铁企业生产过程中在环保的投入较多,这就造成德国钢铁公司的生产成本相比其他国家高出很多。因此,不能说中国的钢铁太便宜,而是德国的钢铁太贵。

    事实上,20多年前,德国经历过钢铁产能过剩的情况。而目前,这一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而且已经成了全球问题。

    产能过剩,直接触动了德国钢铁产业和工人的利益。因此,德国也一直在国际社会疾呼去产能。据人民网报道,2017年11月30日,钢铁产能过剩全球论坛部长级会议在德国柏林召开。在论坛结束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德国经济部长布丽吉特·齐普里斯表示,全球性的挑战需要全球的答复,33个论坛成员目前已就这份报告达成共识,未来将继续共同研究应对措施。齐普里斯特别指出,中国已经明确提出了2020年之前削减1亿吨至1.5亿吨过剩设备的目标,希望论坛各成员未来都能自主拿出和中国一样客观与诚恳的削减钢铁产能目标。

    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李成钢应论坛主席国德国政府邀请参加会议。李成钢表示,产能过剩是在全球经济发展过程中产生的普遍性、周期性、结构性问题,并非钢铁行业特有的经济现象,是全球各国面临的共同困难和挑战,不是中国独有的问题。其产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本次钢铁产能过剩这一全球性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引起世界经济衰退,导致钢铁需求下降。这也是G20杭州峰会上领导人的共识。

    李成钢说,近年来,中国政府主动作为,推进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2016年以来,淘汰落后钢铁产能超过1亿吨。根据论坛各成员分享信息,2014年至2016年,中国削减钢铁产能是全球削减总量的120%以上。为此,中国付出了巨大代价,克服了重重困难,仅2016年,钢铁行业就重新安置职工20.1万人,超过美国、日本各自钢铁就业总人数,相当于欧洲钢铁就业总人数的60%。

    中国在钢铁去产能中已经作出了巨大努力和牺牲,但在德国,工人们依然还在为提高工资而罢工。

    据海外网报道,1月8日,德国最大的行业工会组织金属行业工会(IG Metall)向雇主协会提出了近年来最"苛刻"的要求:将每周工作时间从35小时缩减至28小时。当天,全德进行了数十次罢工,以支持工会的这一诉求。

    工会负责人克劳迪娅·柯尼格(ClaudiaKonig)表示:"我们正努力争取更灵活的工作时间安排。自1984年争取35小时工作制以来,这还是工会首次提出此类要求"。35小时工作制被视作IGMetall历史上的"重大成就之一"。

    不过,该行业雇主协会认为,这个要求是不可接受且不可行的。理由是,如果说将近三分之二的员工有资格灵活安排工作时间,到时候会出现行政安排混乱和人手不足等一系列问题。

    由于钢铁是德国制造业的基础,钢铁产业的劳动力成本增加,对影响到下游产业链,在全球去产能的大环境下,更不利于德国钢铁的发展。

推荐新闻

扫描下面二维码
下载“益盟操盘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