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尚环境:烧钱的四季度 1.5亿去向之谜

2018/03/26 20:15:00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上市公司年报集中披露时间,某媒体去年做过一档年报速递的推送,如今感觉做个简单的年报搬运工也没啥意思,所以就不再速递了。

    但是,如果某家公司的年报表现“突出”被某媒体的“狗拿耗子”牌雷达扫到的话, 一定还会帮诸位股民扒出来看看,研究研究里面的弯弯绕有啥讲究。

    就像老中医一样的把脉一下公司的病灶,无论是给散户提醒,还是给上市公司提醒,都可以算是一件积德救人的好事吧。

    所以,点到名的老板就权当有病治病,无病健身,千万别跟某媒体急哟。比如我们今天要分析的是农尚环境这家企业。

    一、经营严重贫血

    根据公司自己的表述,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从事园林绿化工程设计、施工、养护及苗木培育业务。公司成立于2000年,并于2016年9月创业板上市。

    这是2017年报的相关财务信息:

    看这个主要会计数据和财务指标,好像也没啥毛病,虽然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规模是小了点,但无论营业收入还是利润指标这还是在进步的嘛,虽然步伐迈得有点小永远不用担心扯着蛋,比那些一上市就业绩变脸的公司要好很多了。

    但是这负一个多亿、增减幅-1437.76%的经营性净现金流金额是啥情况?

    难道那些所谓的利润都没钱兑现,不仅没钱还得大把倒贴钱?

    看到这个数据,某媒体的麒麟臂又控制不住了。

    前面两年的经营性净现金流指标都是正的,咋就转眼之间负那么多呢?主营业务也没见提高那么多呀?提高的这4380万元的主营业务收入需要花多垫资1.29亿的代价吗?

    即便是大型的PPP项目,也得有个逐步投入的过程,难不成一口气把钱先砸完备货再慢慢施工?

    实在想知道这么多钱的经营性流出,公司是怎么做到的,都花去哪儿了……

    我们就继续在报告里找答案吧:

    这流入与流出之间的增减幅度太不协调了。

    一般一个内控优秀的企业,应该是流入增幅大于流出的增幅,除非高速扩张阶段才会导致投入加大,这区区4380万的营收增长,扣除毛利因素后,投入成本垫资是不应该很大的。

    这一年,这家公司财务是如何在替老板管家理财的呢?

    这就是这家公司对经营性净现金流大幅度转负数的解释。怎么觉得这是明显在欺负我等股民的智商呢!

    难不成凭着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这一条,就可以乱花钱了?

    补充流动资金当然是你的自由,关键问题是2015、2016哪年不需要流动资金的?

    这些年营业收入也没比2017年少多少,经营性净现金流都能是正数几百万,到了2017年的时候生意就不这么做了?就可以大把砸钱了?

    二、烧钱的四季度

    下图是农尚环境披露的分季度的主要财务指标。

    这个表里显示,其实1-3季度经营性净现金流这个指标也还是正数,到了四季度就变得一下子负1.68亿了。

    这个季度是个啥情况?

    即便当季成本投入全部现金支出,没有利用任何商业信用手段,那扣除净利润后的垫资也是9000万不到。

    更何况当季应该是年末工程款结算的旺季,会有大量的工程款回收,而相较于园林绿化施工业务事实来说,倒是施工投入的淡季了,谁会去冬季做大量的绿化投入呢?

    这就实在有点让人匪夷所思。

    所以,就想来做个假设推论,看看这个钱花的是否正常。

    假定,为实现当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在年初所有应付款项未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当年的经营性现金流出就是当年损益的成本、费用之和,也就是总成本(不含计提的资产减值),那么农尚环境的2017年度总成本为35777.13万元(不含减值计提)。

    然而,年报披露的经营性现金流出是50875.13万元,足足多出了1.5亿元的流出。那么这1.5亿的资金究竟去干嘛了呢?是支付了以前年度的应付账款嘛?

    三、费解的负债增加

    从年报中截取的负债指标看,2017年度的负债同比上年是大大增加的。

    理论上,按照上面的推断,2017年度的成本、费用总额所需耗用的资金也就35777.13万元,而2017年经营性现金活动的流入也有37892.45万元,足以支付当年的成本投入了,经营性现金流也应该可以是正的,怎么就一下子负了那么多呢?

    本以为,用了那么多钱,估计是把以前年度的应付款给付得差不多了。这也合理,上市有钱了嘛,还欠着人家钱就不太好了,但是,事实却是应付账款不减反增,扣除短期借款后的流动负债也是比上年度增加了8469.75万元。

    照此推断,经营性现金流出里面还得再扣减这个金额,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该正出更多啊?

    查看了该公司2016年的年报披露,当年的募集资金截止年末一分未花,1.7亿的钱都延续到2017年用了,而2017年度公司自身的经营性现金流入也有3.78亿之多,那么多的钱竟然还不够花,还要追加7000万的短期借款。

    这花钱的水平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您别跟某媒体说,企业的资产增加了,从5亿多增加到了7亿多,但是,非流动资产并未增加。而增加最大额度的应收账款及存货,我们已经在当年的成本、费用里扣减了流出。

    公司对存货大幅增加的解释如上图。

    从企业自身描述来看,年末的2411.34万元趸货倒确实是可以解释四季度经营现金流出增加的部分原因,那也只是区区2411.34万啊,与1.5亿的差额相距太远。

    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还是反身回到存货的审计报告披露里面去探个究竟。

    四、1.5亿去向之谜

    这个表就看得很清晰了,按照公司自己的描述用于施工的趸货2411.34万确实存在。

    但是不解的是,同样的施工,期初可以一分钱存货都没有,而到了2017年末一下就趸货两千多万,园林绿化施工企业冬季能趸啥货呢?苗木不怕被冻死吗?不怕过了年材料价格下跌吗?

    消耗性生物资产期初期末一个样,分文没增,某媒体也是比较怀疑,难道该公司的生物资产养护培育的成本全部都费用化了,没有任何可以资本化的?

    当然甭管咋样核算,它同样也不能改变和说明增加经营性现金流出量的差异金额。

    期末存货占比最大的就是:建造合同形成的已完工未结算资产,该资产项下确实是年末比年初增加了1.58亿。

    那,是不是这个原因呢?

    专业施工企业的财务人员听到这个疑问肯定会偷偷取笑你的,你去了解一下施工企业的收入、成本确认原则也就明白了:

    也就是说,该部分已完工未结算的收入所对应的存货里体现的成本部分, 在上面的从成本、费用视同全部支付的经营性现金流出里面已经作为支出项扣减了。

    只不过因为行业的不同,它不像工业企业那样一旦确认销售成本就肯定已经从存货里面转出——施工企业的转出要等到与甲方业主结算时才能实现。

    总不能你让我一次成本投入花两次钱咯,这也太傻了!

    而另一方面,施工企业存货里核算的合同毛利是不会产生资金流出的,它反而是未来的资金流入项。

    那么根据企业披露的产品毛利率,各位大概也能算出存货里毛利占用的份额了,还会认为是存货增加的原因导致经营性现金流出这么多吗?

    即便考虑到增值税价税分离的讲究,支付成本把税含进去,所有的成本付出也到不了4个亿,更何况这点税的付出肯定超不过合同毛利的金额,不然老板要亏得哭晕在厕所里了。

    当然,某媒体绝对没有怀疑会计师的审计水平,我们相信企业的账肯定是做平的。

    只是站在管理会计的角度,从企业内控出发的考量,结合行业的市场经济规律,似乎不太解释得通在企业规模未发生实质性变化的情况下,突然资金出了个大窟窿,好像是感觉企业健康状况有点问题。

推荐新闻

扫描下面二维码
下载“益盟操盘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