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跌幅度小 人民币持稳有底气

来源:入库 2017/12/07 06:05:15

    12月6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调低50个基点,为连续第八日调低,续创下去年11月21日以来的最长连跌周期。海外因素扰动叠加年底购汇旺季,人民币汇率持续小幅承压。不过,与前几年相比,最近人民币汇率仍较为平稳,并未脱离近期震荡区间,美元也没有一些市场观点预测的那般强悍。

    分析人士指出,在全球复苏形势下,美元难一枝独秀,人民币也不会单边下跌,过去四季度人民币单边大幅贬值的一幕难重现,当前主要货币走势均不明朗,预计人民币汇率将继续以震荡为主。

    年底出现小幅贬值

    12月6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设在6.6163元,较上一日调低50个基点,为11月27日以来连续第八日遭下调。值得一提的是,该中间价上一次出现类似的持续下调,是在2016年11月。2016年11月4日至21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曾连续十二日遭下调。

    前后都是11月,某种程度上,可能不完全是巧合。最近几年,人民币一到四季度就易跌难涨。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每年四季度人民币市场汇率均出现贬值,2014年四季度为1.05%,2015年四季度为2.15%,2016年四季度则贬值4.19%,是汇改以后贬值幅度最大的一个季度,当时人民币对美元先后经历三轮持续贬值,到2016年底时即期汇价最低跌至6.9666元,创了汇改以后新低。

    分析指出,过去几年,人民币对美元处于贬值趋势,加上四季度是企业用汇旺季,趋势性因素叠加季节性力量,使得汇价面临的阶段性下行压力较大。具体到2016年四季度,美元汇率大举走高,令人民币汇率持续承压;内有经济持续筑底,基本面支撑不强,而中国债市在经历持续两年多牛市后,收益率降至历史低位,中外利差较薄,对外部扰动抵御能力不足;另外,当时市场贬值预期较为浓厚,私人部门对外汇资产需求增加,考虑到年初个人购汇额度将刷新,一些企业和个人因担心年初汇率将进一步贬值,因此在年底提前购汇,加剧汇率市场单边波动。

    再看眼下,季节性因素不可回避,年底购汇力量较强,而美联储和美国政府税改等因素进一步增加不确定性。

    美元走势增加变数

    上周末,美国国会参议院最终投票通过共和党税改议案,特朗普政府税改前景正变得清晰。观察人士指出,税改议案在参议院通过后,下一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需要就各自通过的税改方案进行协商,以拿出一份统一版本,供特朗普总统签署生效,最终在全美施行,乐观预期下,在今年圣诞节美国国会休会之前即12月16日之前,参众两院将通过税改最终法案,提交总统签字生效。

    减税和加大基建,是特朗普从竞选美国总统到当选并执政,一直坚持用以刺激美国经济的两项核心举措。分析人士认为,此次参议院通过税改议案,不仅是推动税改落地的关键一步,也是“特朗普新政”取得的关键突破。

    “特朗普新政”正是“特朗普交易”兴起的缘由。去年四季度,“特朗普交易”的热潮席卷全球金融市场,美元指数乘势摸上103.82的十余年高位,非美货币对美元则纷纷大跌,人民币正是在这一时期一度逼近7元关口。

    中金公司报告指出,所谓“特朗普交易”,本质是特朗普当选引发了市场对于减税、基建等政策的想象,以及对于美国经济增长与再通胀的预期,并由此引发各类资产价格剧烈波动、资金流向发生改变。

    今年以来,“特朗普交易”降温,美元随之回落,如今随着税改取得重要进展,“特朗普交易”会否卷土重来,自然是市场关心的话题。另外,按照既定日程,下周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将召开本年度最后一次议息会议。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将采取今年第三次加息行动。

    受到税改和加息预期等因素提振,11月末以来,美元指数小幅震荡走高。最近人民币中间价持续调低,与美元反弹也有很大关系。分析人士认为,年底前,预计美元走势仍将是人民币汇率面临的主要不确定因素。

    短期运行趋势不明显

    分析认为,美国税改有望巩固美国经济增长势头,刺激通胀走高和吸引跨国企业汇回海外利润,因此对美元将形成利好。另外,得益于经济基本面的配合,预计美联储将继续稳步收紧货币政策,封堵了美元大幅下行的空间。

    不过,美元上行空间未必很大,未来可能呈现先扬后抑的走势。华泰证券宏观研究指出,全球经济逐渐形成复苏共振,美国在经济增长及货币政策周期上的领先性正在减弱,而这是过去几年美元赖以单边升值的核心要件。今年以来欧洲经济持续复苏,政治风险消退,市场对欧央行货币政策预期发生变化,推动欧元大幅走强,一度导致美元指数明显承压。

    与此同时,人民币汇率自身稳定性也有所增强。汇率波动最终还是基本面相对变化的反映。今年以来,中国经济稳步复苏,当前中美经济运行在方向上趋同,而去年面临的是中国经济走弱、美国率先复苏的环境。这是人民币汇率不会对美元大幅贬值的逻辑所在。

    当前中美利差较高,安全边际较大。目前10年期美债收益率在2.4%一线,与2016年末水平相当,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从3.01%涨至3.9%一线,中美利差处在历史高位,为汇率提供较充足的安全边际。

    一年以来,外汇市场预期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去年底时,市场上贬值预期很浓,出现了“羊群效应”,放大汇率非理性波动。而今年以来,随着内外经济形势变化,资本流动趋于平衡,人民币汇率对美元逆预期升值,打破了此前的单边贬值预期,降低了人民币单边下行的风险。另外,宏观审慎的外汇管理政策及中间价形成机制持续完善,也提升了货币当局防止汇率超调的能力。

    综合分析,在全球复苏形势下,美元难一枝独秀,人民币也不会单边下跌,过去四季度人民币单边大幅贬值的一幕难重现,全年锁定升值几无悬念,未来人民币对美元可能波动加大,但会有升有贬,双向波动。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最近人民币中间价连跌八日,但贬值幅度并不大,八日累计下调353基点,幅度为0.54%,并没有脱离9月底以来的震荡运行区间。市场汇率方面,12月6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16:30收盘价报6.6150元,仅较前收盘价跌19基点,日内波动有限,运行趋势并不明显。另外,中间价、在岸即期汇率、离岸即期汇率都在6.61-6.62区间窄幅波动,显示市场预期平稳,大涨或大跌趋势不明显。

    观点链接

    华创证券:美国税改已被充分定价

    11月美国税改立法加速推进,各项政策逐步落地,然而美元指数却创下4个月以来最大单月跌幅,期权市场对美元的看涨情绪进入11月明显消退,给企业大幅减税政策明确后,美国低评级公司债ETF反倒持续出现抛售。金融市场仍然遵循一个长期的投资原则:听到传闻时买入,消息兑现后卖出,这同样也适用于美国税改,尤其是在美联储和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差距内涵发生本质变化的背景下。简言之,美国税改的预期已充分被金融市场定价。

    兴业研究:明年人民币或先抑后扬

    2017年,人民币相对美元升值,相对非美货币走势分化,三大人民币指数宽幅震荡。市场预期显着改善,汇率弹性稳步上升,汇改再迎窗口期,改革开放与宏观审慎并行。2018年,美元指数牛市已尽,但趋势性熊市尚未开启,上半年存在一定升值动力,给予人民币可控压力。预计美元锚对双边汇率影响下降,有效汇率则与美元指数相关性上升。中长期内人民币有效汇率仍需修复高估。然而2018年国内经济温和放缓以及中美利差难以显着走阔,使得美元兑人民币不具备趋势上行基础。结汇盘进一步释放,将给予人民币升值动力。

    申万宏源:趋势性贬值已结束

    2015年开始的人民币趋势性贬值已经结束,未来人民币汇率将进入区间波动的常态。短期来看,12月份人民币汇率、外汇占款、外汇储备压力都会上升,但压力同样可控。年底资金面也将面临一定压力,但预计在央行削峰填谷思路下,大概率能够稳定跨年。

    

    

扫描下面二维码
下载“益盟操盘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