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迪波尔:涉嫌漏缴社保数千万元

来源:抓取 2016/08/29 18:38:43

    在《雷迪波尔业绩“五连滑”,应收账款数据不合理》文章中,记者曾就雷迪波尔的业绩情况、家族管理模式以及应收账款中存在的疑点进行了详细分析,而就在前述疑点之外,记者又新发现雷迪波尔招股说明书中存在其它不合理的地方,如毛利率异常、漏缴社保嫌疑等。对此,《证券市场某机构》希望雷迪波尔能给予合理解释,毕竟这些潜在隐患的存在,对公司经营和未来发展不利。

    折价销售下毛利率异常

    招股书显示,在2011年至2015年间,雷迪波尔净利润出现“五连滑”,营业收入也以“四连滑”予以呼应,虽然这与其所处行业背景和家族式管理模式有一定关联,但让《某机构》记者感到更为困惑的是,既然利润和营收都已经出现连续下滑,为何该公司的毛利率却能实现逐步提升呢?

    报告期内,雷迪波尔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4.46%、56.61%和57.90%,不仅总体保持在较高的水平,且还出现了一定幅度增长,而与之相对应的是,2014年和2015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下降了17.22%和17.43%,净利润下降了9.16%和35.29%,降幅不可谓不大。我们知道,“薄利多销”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道理,然而从上述数据变化来看,雷迪波尔宁愿牺牲收入和利润,也不愿让利于消费者,如此的做法在目前行业并不景气的背景下,显得非常奇怪?

    在招股说明书中,雷迪波尔选择对比公司是卡奴迪路、报喜鸟七匹狼九牧王希努尔,在2013年到2015年期间,同行业公司毛利率普遍出现了下降趋势,惟有九牧王在2015年毛利率相比上年度增长了不到2个百分点,而这个增长的前提还在于九牧王营业收入增长了9.13%、净利润增长15.31%的前提下实现的。与之相反的是,雷迪波尔在营收、利润大幅下滑的情况下,毛利率却能实现连续增长,已经明显异常于同行业其它公司的表现。

    当然,如果企业宁愿承受业绩的大幅亏损,也要硬挺着不愿放下身段去“薄利多销”,倒也能坚守自己的毛利率,然而从公司招股说明书所披露的信息来看,其做法却又截然相反。

    雷迪波尔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公司十分重视对过季货品的处理,主要处理方式包括:①公司自营店特卖;②委托加盟商代销;③网上销售;④奥特莱斯折扣销售”,“报告期内,公司在控制当季货品采购规模的同时,加大过季货品的特卖、促销力度,导致库存商品和委托代销商品总体下降”,“2014年度,面对经济增速继续放缓、行业持续低迷的大环境,公司各类产品的定价整体有所下调。”上述表述说明雷迪波尔并非没有打折,其打折促销的力度应该并不小。

    对于这一点的猜测,记者发现公司的存货数据变化也能给予印证:2013年到2015年,雷迪波尔存货余额分别为1.81亿元、1.85亿元和1.77亿元,2014年存货小幅上涨了2.41%,2015年减少了4.40%。表面上的存货余额波动并不大,但相对于连续大幅下降的营业收入和2015年库存的4.40%的减少,还是间接证明雷迪波尔在2015年的打折促销力度应该是有所加强的。

    对此,《某机构》记者在整理雷迪波尔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后,进一步确认了这种猜测。2014年和2015年,雷迪波尔过季产品销售收入占过季和当季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6.01%和30.66%。2015年存货余额减少、过季产品销量占比出现增加的数据印证了记者对公司打折促销力度增强的推断。然而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在雷迪波尔加大打折促销力度的背景下,企业的销售毛利率应该有所下降才对,毕竟打折促销产品比无折扣正常销售产品价格要低不少。然而,雷迪波尔的打折促销在清理存货的同时,竟然同时“神奇”地做到了让毛利率不降反升,这种异常表现实在是让人怀疑?

    销售数据闹“乌龙”

    按照相关要求,招股说明书所披露的数据应该真实、准确、完整,这是信息披露的基本原则,但在雷迪波尔的招股说明书中,《某机构》记者发现公司所披露的同一客户的销售数据竟然前后并不一致,这种现象令人十分不解。

    比如在招股说明书披露前五名客户情况时,雷迪波尔对其报告期各年度前五大客户的名称、类型、金额及比例都进行了披露,如第一大客户加盟商陈培林,2013年、2014年和2015年公司对该客户实现的销售收入为1363.84万元、1769.98和1650.81万元,而在随后披露的公司销售收入前十名的加盟商销售区域、收入及占公司加盟业务收入的比例情况时,公司对加盟商客户陈培林的销售收入却发生了变化,在以上3年中,销售金额分别变成1379.04万元、1665.54万元和1600.55万元。除了2015年前面披露的金额比后面少了十几万元之外,2013年和2014年则均是前面金额高于后面金额,而且个别年份前后相差了上百万元。

    类似的情况其实并非只是个案,其他的大客户如杨顺涛、王方能等,其前后披露的销售数据也均不相同,这就让人很奇怪,本是同一客户,为何在同一招股说明书中的数据,前后数据并不相同呢?记者认为,对于像销售金额这么重要的数据,在前后表述中竟然会出现明显变化,不仅会使得前五大客户名单发生变化,更重要的是,还会因此让整体销售收入发生根本性变化,进而影响到企业业绩的真实性。

    涉嫌漏缴社保数千万元

    除上述问题外,记者还发现雷迪波尔在社保缴纳方面也存有一定问题。在2013年至2015年间,雷迪波尔的员工人数分别为907人,776人和657人,但实缴人数却分别只有803人、700人和571人,从数据对比看,这3年中分别有104人、76人和86人没有缴纳社保,占比均在一成以上。

    关于社保问题,雷迪波尔在招股说明书中明确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已为符合条件且愿意配合公司办理缴纳手续的员工足额缴纳了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但也存在部分符合条件的员工因其自愿放弃而未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情况,原因是该部分员工考虑到在其缴存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后,异地提取和使用较为困难,造成其客观上不愿从薪酬中扣缴应由其承担的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部分。然而对于公司的说法,依照《社会保险法》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用人单位和个人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规定,和《社会保险费申报缴纳管理暂行办法》第十条“缴纳单位必须按照条例规定严格履行代扣代缴义务,缴费单位依法履行代扣代缴义务时,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干预和拒绝。也就是说代扣代缴职工社会保险费是用人单位的义务”规定,用人单位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履行代扣代缴义务,也不得截留挪用代扣代缴的职工社会保险费。显然,雷迪波尔拿“员工自愿放弃缴纳”来说事,是违反了相关法律条款要求的。

    此外,依据莱迪波尔招股说明书所提供的相关数据来看,2013年、2014年和2015年自愿放弃缴纳社保的员工人数分别是37人、0人和9人,这组数据变化也同样让人感到奇怪,2013年尚有37人放弃缴纳,为何到了2014年却变为0人?是这些不愿交纳的员工离职了,还是回心转意愿意缴纳了呢?当然,如果是公司严格按照相关法律,尽到了自己的义务,为员工缴纳了社保自然无话可说,但问题在于为何2015年又有9名员工自愿放弃缴纳社保呢?与此同时,记者还发现放弃社保人数与上文未缴人数之间仍有一定差距,这意味着除了放弃的那部分人员外,公司还是存在多人没有缴纳社保的现象。

    除此之外,雷迪波尔在社保缴纳金额方面也有可疑之处。依据雷迪波尔披露的人均薪酬情况,2013年、2014年和2015年员工的人均薪酬分别为6.73万元、7.26万元和7.96万元,显然该公司的人均薪酬远超四川省和成都市的人均工资,那么其社会保险的缴纳基数应该按照上面的人均薪酬来核定。另外,从雷迪波尔披露的单位应缴纳社会保险的比例来看,单位报告期内应缴纳五险的比例合计为31%,如果按照招股书披露的报告期内社保实缴人数803人、700人和571人核算,在2013年、2014年和2015年中,雷迪波尔为员工缴纳的社保金额合计应该分别不低于1600万元、1500万元和1400万元。

    可实际情况呢?从雷迪波尔披露的数据来看,在以上3年中,公司为员工实际缴纳的五险金额分别仅为600.63万元、569.60万元、557.62万元,也就是说在报告期内,公司实际缴纳的社保金额仅相当于记者核算出的应缴纳金额的三分之一左右,整体核算下来,意味着雷迪波尔报告期内漏缴的社保金额竟然有数千万元之巨。

扫描下面二维码
下载“益盟操盘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