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市场动荡 腾讯音乐IPO事宜推迟至11月份

来源:入库 2018/10/12 10:14:21

    据某机构报道,知情人士表示,由于全球市场的抛售,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将其首次公开募股推迟至至少11月,暂停今年美国最大的IPO之一。知情人士说,该公司本周会见了其承销团队,讨论腾讯音乐为其备受期待的IPO设定的价格范围,但他们选择等待几周以上,担心市场动荡会影响定价。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该公司预计将于下周开始路演以向投资者出售股票,预计将于10月22日开始交易。

    [相关报道]

    腾讯音乐IPO估值逼近网易 流媒体已经甩掉“亏损王”的帽子了吗?

    如今,在线音乐市场终于迎来黄金时代。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已经正式递交赴美上市招股书,据报道估值在250亿-300亿美元,这一估值已经逼近网易288.23亿美元的市值。

    在线音乐市场近几年发展迅速,除了用户数量的迅速增长外,版权保护和用户付费习惯等市场环境得到巨大的改善。

    腾讯音乐的招股书中提到,根据iResearch的数据,2017年中国在线视频的付费率已经达到22.5%,在线游戏的付费率达14.1%。

    2018年第二季度,腾讯音乐的付费用户已经达2330万,付费率为3.6%,相比于在线视频和游戏,市场空间还很大。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收入主要来源为付费订阅、数字专辑、虚拟礼物和增值会员,2018年上半年营收达86.19亿人民币,而2017年同期为44.8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92%。2018年上半年调整后利润为21.12亿人民币,而2017年上半年调整后利润为7.32亿人民币,同比上升近两倍(189%)。

    在线音乐市场如今取得的成绩,是十年前初次提出音乐收费时不敢想象的,在线音乐市场,多年来处于持续烧钱亏损状态。如今,在线音乐市场终于迎来黄金时代,音乐人这个群体也获得了新的生存方式。

    丰厚的版权收益

    音乐行业,作为15年来最后一个“谁都想投资”的行业,如今,它又回来了!大量的资金开始涌入,被用于购买流行歌曲版权。

    随着流媒体付费订阅越来越受到主流的认可,大型音乐流媒体服务公司,如Spotify、Apple Music、腾讯音乐、Pandora、亚马逊音乐、YouTube Music和Deezer等,都已经进入了全盛时期。

    美国的音乐流媒体服务,目前拥有超5100万付费订阅用户。流媒体行业整体收入增长41%,付费流媒体收入增长45%,受此推动,去年全球音乐产业市场规模增长了8%,增至173亿美元。

    音乐流媒体的行业的迅速发展,意味着歌曲版权拥有者收入激增、新兴娱乐市场扩张、数字视频播放量日益增加,以及音乐在VR等新内容格式中的潜在用途进一步扩大。不出所料,私募基金、家族基金、产业和养老基金也都希望参与其中。

    一首歌的版权有两种类型:词曲版权(即著作权)和录音版权。一首歌曲的音乐成分,包括歌词、旋律等在内,来自拥有词曲版权的歌曲作者(他们通常会签署发行协议,他们的发行商除了获得一半的版税外,还会获得所有权)。与此同时,正在被演出的歌曲版本来自拥有录音版权的唱片艺术家(他们通常会签署唱片协议,唱片公司会获得录音版权和大部分版税)。

    流行歌曲之所以值钱,版税功不可没:当歌曲在流媒体中被播放,iTunes上下载,YouTube上翻唱(机械许可证),在收音机或杂货店播放(表演许可证),作为配乐在电影或电视上播放(同步许可证)或其他用途,都会产生版税。歌曲的著作权所有者将会获得更多的版权,来抵消他们所承担的创作风险。出版商可以从某些渠道收取版税,而录音版权方则不需要。(比如广播剧)

    对于流行歌曲背后的词作者来说,这些版税就是一个可观的收入,每年可达数万、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美元。当然,大多数歌曲都不会盈利,毕竟在竞争激烈的行业中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是很困难的。歌手那么多,但受欢迎的可能只有几千名,更不用说那些传奇艺术家,他们的音乐在几十年内都能保持流行,这也意味着成功音乐家的版权在他们或他们的发行商决定出售时将会产生溢价。

    投资流媒体经济

    2017年,流媒体服务收入占到了全球音乐行业收入的38%,最终超过了传统专辑销售和歌曲下载收入。订阅流媒体服务在此刻进入了一个“赛点”,但是它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高盛媒体行业分析师Lisa Yang预测,到2030年,随着全球流媒体市场规模将会扩大到340亿美元(几乎全部来自付费订阅),全球音乐产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410亿美元。

    Merck Mercuriadis旗下拥有着如Elton John、Guns NRoses和碧昂斯等超级巨星,并于6月份在伦敦证券交易所融资2亿英镑(约2.6亿美元),这笔资金将被用于音乐知识产权投资公司Hipgnosis Songs的运营中。他的计划是在未来三到五年内融资和投资10亿英镑。他认为,被动消费者向主动消费者的转变将使音乐产业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事实上,流媒体音乐是原有音乐模式的转变。由于人们可以在一些渠道(有广告)免费获取音乐或低价订阅(没有广告)获取音乐,消费者不再主动选择特定的歌曲,甚至在无法获取某些有版权的音乐时候,选择非法下载。

    当消费者支付一定的价格就可以获取所有的歌曲,人们就开始倾向于获取更广泛的音乐,探索更多的音乐流派,发现更多音乐节,也可以听几十年前的老歌。那些以前从来不怎么购买音乐的消费者,现在每年也开始支付120美元的订阅费来享受更多艺术家的作品。

    零售业也在这样做:通过Soundtrack Your Brand(脱胎于Spotify)等流媒体产品,他们正在使用商业许可证——这种许可证更为昂贵——在商店里播放更广泛的音乐,而不是放在收音机上或播放同样的几张CD。

    音乐产业的大部分市场增长在中国、印度、拉丁美洲以及尼日利亚等新兴市场,在这些市场,付费订阅或购买会员正逐步取代了盗版音乐。腾讯音乐的三项流媒体服务在中国市场份额约为75%(去年,中国音乐市场整体激增34%)。腾讯音乐正在筹备IPO,其可能与Spotify今年4月IPO时290亿美元的估值接近。与此同时,拉丁美洲的音乐产业的收入去年增长了18%。

    西方音乐融合了全球流行文化,随着这些国家进入流媒体时代,它们正通过广告收入(至少是广告收入),以及越来越多的付费订阅,通过数亿听众盈利。

    美国音乐版权代理公司Primary Wave创始人Larry Mestel表示:新兴市场为其客户带来更多收入,如Smokey Robinson、Alice Cooper、Melissa Etheridge和Bob Marley,新的粉丝群开始在网上与他们互动。他在2016年募资推出了一支3亿美元的新基金(得到了黑石唱片和其他机构的支持),以收购音乐目录的版权。他说,流媒体模式带来了巨大的增长机会,市场随即有了很大的改善。

    推动流媒体音乐产业增长的不仅仅是这些音乐平台,在线视频的爆发使得来自YouTube、Hulu或是Amazon Prime Video等平台上的节目,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歌曲同步许可;仅在2017年,全球同步许可收入就同比增长了10%。在过去的一年里,Facebook与每一家大型发行商签署了许可证,以涵盖其用户在Instagram Stories和Facebook Video中对歌曲片段的使用。

    歌曲目录估价过高

    目录通常是根据“净发行商份额”来估价的,净发行商份额是支付完欠给他人的百分比后剩余的年度版税的平均金额(比如艺术家仍然持有的版税部分股份)。

    当Round Hill Music于1月份以2.45亿美元收购Carlin,以获得猫王、詹姆斯·布朗、AC/DC和其他公司目录的所有权时,它支付了16倍的净发行商份额,这相比于当前市场上交易传奇艺术家目录时的价格要高,但并不少见。就在三年前,其倍数稳定在10-12范围内。

    Kobalt从GV和Balderton Capital等风险投资公司融资了2.05亿美元,成为以技术为中心的发行商和标签服务巨头,也成为了这个领域的活跃参与者。除了其核心业务(在传统发行商和标签中因未能控制客户版权而被迫退出),该公司还推出了两支基金(最近一支基金规模为6亿美元),以帮助像英国铁路养老基金这样的机构投资者获得音乐版权,来作为资产类别的风险敞口。

    去年12月,他们的基金以1.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发行商SONGS Music Publishing的目录。据报道,在这一次出售过程中,有另外13家希望购买Lorde、The Weeknd和其他年轻流行和嘻哈艺术家的歌曲所有权。

    价格太高了?

    当一个资产类别中的资金快速增长以及相应的价格上涨时,我们自然会疑惑是否存在泡沫。毕竟,去年该行业收入仍然只有1999年的68%,一旦流媒体完成早期的大多数消费者获取阶段,增长速度将不可避免地放缓。

    但是推动资金增长的基本面与长期转变是一致的——很明显,音乐流媒体在短短几年内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尤其是当大部分人口刚刚连接到互联网。此外,随着诸如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等新内容格式的实现,音乐同步许可的新类别将不可避免地出现。

    当然,每个目录都有自己的行情。正如Shamrock Capital总经理Jason Sklar强调的那样,上涨的趋势并没有平等地提升所有的目录。鉴于流媒体服务用户的年轻化以及这些流派艺术家的数字本土社交媒体参与,流媒体革命似乎对嘻哈、说唱和流行音乐带来了不成比例的好处。

    除了购买价格之外,评估这个市场交易的关键变量也是潜在买家可以为目录提供的运营价值:他们可以向新的电视节目、广告活动和任何其他能保持其文化相关性的项目推介过去的歌曲。这就是战略投资者在发行权方面优于纯粹金融投资者的地方,尤其是当涉及到中层艺术家的音乐时。

    随着长期强劲的市场增长和各种可能的利基和战略,音乐版权作为一个资产类别,我们将会看到一些新的玩家出现。

推荐新闻

扫描下面二维码
下载“益盟操盘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