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钢联巨亏后拿下中关村在线 业绩承诺能否兑现?

来源:入库 2016/06/28 09:02:54

    曾经的妖股上海钢联(300226,SZ)如今正陷于亏损的泥潭中。

    在2015年扣非净利润大亏2.55亿元之后,上海钢联决定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慧聪建设及锐景慧杰合计持有的知行锐景100%股权,交易价格为20.80亿元。后者经营的中关村在线是国内最大的IT类垂直网站。

    交易各方承诺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知行锐景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3亿元、1.69亿元和2.197亿元。

    事实上,2015年知行锐景仅实现净利润4295.44万元。今年1至2月,知行锐景实净利润也仅有49.77万元。

    这无疑让外界产生了公司能否完成业绩承诺的疑虑。

    而屡遭市场质疑的另一点,则在于交易的必要性:上海钢联在向B2B2.0迈进的过程中,如何与中关村在线现有的客户产生协同效应,如何与慧聪网在金融领域、B2B领域展开合作并彻底打通产业链,其模式似乎仍不为外界所知。

    难掩的亏损尴尬

    在由信息资讯转向交易平台前,上海钢联用了10多年时间积累了丰富的钢铁资讯经验。

    上海钢联董事长朱军红最近在公开场合的一次发言,则显示公司正试图从“B2B 1.0向B2B 2.0”转向。在朱军红看来,目前,B2B的洗牌期才刚刚开始,但是,如果仍处于B2B 1.0的平台不转型,5年后,或许将不再有机会。

    于是,上海钢联这个具有互联网背景钢铁电商的“妈妈”,开始带着旗下拥有包括钢银电商(证券代码“835092”)在内的一众大宗商品电商平台如钢铁交易平台、有色金属交易平台、煤矿交易平台的“宝宝”们,在其极力构建的钢铁电商生态圈中冲锋陷阵。

    可是,一众孩子中,总有拖后腿的。作为“长子”的钢银电商平台就交出了一份“坑妈”成绩单。

    上海钢联披露的财报数据显示,公司控股子公司钢银电商2015年交易规模实现快速增长,成交量达到2804.88万吨,同比增长109%;交易重点也已转向寄售模式,2015年寄售量突破千万吨,占总成交量36%左右。

    记者比对钢银电商的这些交易数据,发现其在钢铁电商业界均属领先地位。但遗憾的是,业务模式单一的钢银平台一直是亏本赚吆喝。为了推广业务、凝聚客户,钢银平台持续“烧钱”,这直接拖累其母公司上海钢联的业绩表现。

    2015年,上海钢联交出净利润亏损2.5亿元这一令人震惊的成绩单。上海钢联解释称,亏损原因主要在于:一、旗下钢铁B2B平台钢银电商现货交易服务业务规模持续扩大,并形成了一定数量的库存;第二、平台生态链建设、钢银电商高端IT人才引进导致成本上升;第三,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母公司净利润的影响约为500万~700万元。

    在外界看来,这一解释意味着公司投入了人力,还做了自营钢贸业务、囤了货才导致亏损。

    “包括钢银在内的各家钢铁电商去年盈利状况不佳,有一部分诱因是因为钢价跌势不止而造成库存跌价损失。”某媒体钢铁分社主编何杭生对某机构记者分析指出,“钢价持续下跌,钢厂亏损扩大,钢铁行业进入全面亏损阶段,所以行业没钱,传统的B2B电商的收入就少了,其中包括会员、会议和广告、推广等,因此资讯业务相比以前盈利要低多了。”

    长江证券在其发布的研报中称,上海钢联2015年亏损显著扩大的原因在于,一方面,庞大的交易量离不开公司对电商平台的大力建设,前期投入较为巨大,导致公司三项费用同比增加;另一方面,公司对平台钢材产品进行了全品类的扩充,以满足在线不断增长的需求。并且,试水自营模式也导致库存同比明显上升,在钢价持续下跌的背景下,造成了一定的销售或减值损失,加剧了亏损额。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钢联自2011年上市至2014年,扣非后净利润累计不足1亿元;而2015年巨亏2.5亿元,一次性抹平此前一切积累盈利。在同壁资本联合创始人韩正辉看来,“从财务报表角度讲,其盈利分步释放,亏损一次性释放,2015年巨亏事件基本是证明了上海钢联模式的真实价值是非常可疑的。如果上海钢联2016年不能保持盈利,那么其将会成为ST股,股票的活跃度和流动性将大幅下滑。”

    亏损过后元气大伤的钢银电商势必需要“输血”自救。

    2015年12月21日挂牌新三板后,钢银电商于2016年1月21日随即进行了6.75亿元的定增,获得了强力的资本支持。在获得资本输血的同时,钢银电商在“在线金融、大数据、移动应用、O2O服务(物流加工)”四个方面进行整合。

    盈利的曙光开始向上海钢联微露。2016年一季度,上海钢联实现收入59.7亿元,同比增长81.05%,实现扣非后净利润209.8万元。钢银电商实现营业收入59.34亿元,同比增长81.97%,寄售交易量达到359.42万吨,较上年同期增加225.98万吨。

    盈利属性的凸显似乎在宣告公司最艰难时刻已经过去,平台属性越发牢固。长城证券发布的研报也认为,过去几年,我国钢价水平持续走低,给公司推广其钢铁电商交易平台,逐步取代传统线下钢铁贸易商结构创造了有利条件。2015年,钢价持续下跌,公司加大资源投入,这符合电商平台前期做大收入规模,抢占最大市场份额后,再享受最大利润的产业发展模式。预计我国钢铁电商交易规模未来有望超万亿。国海证券的研究报告则称,“互联网的发展模式都要经过高投入、巨额亏损等痛苦期,平台做实后,给平台带来的是整个产业的利润空间。作为新一代互联网平台,钢联仅仅用了2年就做成行业第一且今年有望获得500亿~1000亿元寄售收入,更为可贵的是,公司第三年即有望实现盈利,我们认为在纯互联网标的中实属难得。”

    那么,上海钢联是否真的会走入券商预计的那样——“淘宝”模式已经成熟,“天猫”模式成功转换的新阶段呢?上海钢联下一步寄望的还是那个定位特殊的“孩子”——钢银电商吗?

    跨界互联网广告行业

    上海钢联似乎并没有将希望完全寄托于钢银电商。

    5月30日,上海钢联公布了修改后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

    根据交易预案,上市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慧聪建设及锐景慧杰合计持有的标的公司知行锐景100%股权,交易价格为20.80亿元。同时,上市公司将向兴业投资、园联投资、高波、郭江和刘军5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份募资,总额不超过20.80亿元。扣除本次交易相关费用后拟用于支付交易现金对价、上海矿联电子商务平台升级项目、有色金属现货网上交易平台项目、偿还公司债务及补充流动资金。

    上海钢联介绍,标的公司知行锐景经营的中关村在线网站是国内最大的IT类垂直网站,依托各类媒体渠道和资源,对各类IT产品广告进行投放推广,为广告主提供高效、精准、广覆盖的一站式广告服务。2016年3月,中关村在线日均PV、UV及注册用户数分别达到5677万次、704万人次及4312万个;根据站长之家统计,中关村在线位列中文网站综合总排名第16名、中文网络科技网站综合总排名第1名。

    上海钢联称,公司原有业务受大宗商品及宏观经济周期影响较为明显,而互联网广告行业市场空间巨大,增长迅速,能够与公司现有业务形成有利互补,是上市公司实现战略布局的较优选择。

    何杭生认为,在眼下这个全民期货、全民开户的时代,黑色系金融衍生产品更能左右现货市场。上海钢联的关键突破口,就是一方面把上述优势扩大并形成盈利,而且会相对快见效;另一方面,就是资金及盈利模式的创新方面。如果其资金方面和供应链金融问题未来不能解决的话,只能回归变成老本行资讯服务商,那么在未来的金融战场或许就会出局。盈利模式的创新方面,不仅仅是现在的托盘,质押,融资等,还有例如类银行金融服务,贷款等。

    灼识咨询执行董事赵晓马在接受某机构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两家公司目前应该在垂直行业中没有太多交集。不过慧聪作为B2B的典型企业,应该是目前不少钢铁电商寻求转型过程中的一个方向。两家电子商务公司的交易过程中沉淀下来的客户资源和交易数据方面应该可以有一些互补和协同作用。我的理解是,这些应该都是工业产品范围内的电子商务交易。”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B2B与跨境电商部主任、高级分析师张周平认为,上海钢联并购主要是为了打通产业链上下游,中关村在线及商城属于钢铁的下游用户。两者皆为资讯+交易,并将由交易延伸到仓储、物流和金融服务。媒体资讯是导流口,交易信息是核心,金融服务是利润。三方的合作对上海钢联来说,能实现互联网业务的延伸,改变多年来依赖大宗商品业务的局面,提高公司的抗风险能力。对慧聪网来说,逐步改变由媒体属性转型升级为交易属性,看中上海钢联强大的交易量,有助于慧聪构建“交易闭环”。对中关村在线来说,本身在电商行业内知名度不高,也急需拓展业务板块及寻求更长足发展。目前来看,三方看起来有着相关联的协同效应,但这种协同效应能够发挥到什么程度尚不知晓,还有待继续观望。

    慧聪网一年倒手赚了5亿

    “慧聪网着力于金融服务。”慧聪网CEO郭江在其一封内部信中写道,“有上海钢联巨大的交易额,有慧聪网强大的金融服务,我们将共同开启一个全新的未来。”

    事实上,公司的这一系列说法也引来了一些质疑。

    上海钢联如何转化中关村在线现有客户、如何借力中关村在线彻底打通产业链、如何与慧聪网在B2B领域展开合作的疑虑始终存在。

    在张周平看来,近年来PC端科技媒体受到冲击,除移动端的崛起外,大量的科技自媒体诞生,在用户群总量不变或增量不多的情况下,PC端科技媒体势必会受影响。“B2B和B2C两种商业模式会相互影响,但两者面对的群体不同,各有优劣,冲击相对有限。对于中关村在线此次并购,在资讯业务拓展上协调不多,期待后续与相关各方有更好的协同融合。”

    同壁资本联合创始人韩正辉则向记者表示:“个人认为,中关村并购事件更多的是跨界并购属性,上海钢联中关村在线的纵向产业整合的解释很牵强。同时中关村在线的估值偏高,但却面临三项不利因素:其一、移动互联网的崛起,PC端科技媒体日益边缘化;其二、科技资讯领域挑战者的上升,如PC端和移动端并重的IT之家;其三、京东电商的B2C模式对中关村商城B2B模式的市场挤占。”

    这场并购是否能够展开如上海钢联所描绘的美好效应尚无法确知,更多的猜测则认为,上海钢联也有希望借助中关村在线在2016年实现扭亏为盈,以避免被ST。

    预案介绍,交易完成后,知行锐景将成为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交易各方承诺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知行锐景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3亿元、1.69亿元和2.197亿元。

    尽管根据业绩承诺标准,2016年度业绩承诺数字并非完全依靠知行锐景经营性利润计算,但其目前的经营业绩显然仍较1.3亿元的业绩承诺有着较大的距离。

    而在2015年慧聪网以15亿元收购中关村在线时,中关村在线主要管理人员曾同样承诺三年税后净利润分别达到1亿元、1.3亿元和1.7亿元。

    仅仅不足一年的时候,慧聪网就在转手交易中获得了超5亿元的溢价。

    上海钢联解释称,交易价格高于慧聪网收购价格的原因是本次交易的业绩承诺水平更高,且目标公司经营更为稳定。

关键词: 互联网,互联网Ⅱ,上海板块

扫描下面二维码
下载“益盟操盘手”APP